-

[]

“我們在來紫荊花樂園的路上遭遇了血影墓地的高級巫師學徒,他牽製住了卡特琳娜前輩,並且讓血影墓地的學徒獵殺我們,當時所有人都非常惶恐,戰鬥突然就爆發了,但是希爾卻非常冷靜,他第一時間帶著我們躲進了地下室……”

凱瑟琳陷入了回憶,講著蕭雲當初在船上的事蹟。

伊西多敏銳地察覺了什麼,他點頭說道:“當時那群人混戰,你們當中一些人還擁有著一次性巫師物品,先躲起來的確是明智的決策,但你們人數處於劣勢,後來那個希爾有什麼舉動?”

凱瑟琳連忙說道:“我們在地下室的一個房間躲了片刻,便有血影墓地的幾個學徒找上門來,當時他們在門前叫喊,想要確定屋內是否有埋伏,但希爾卻悄然靠近牆壁,然後猛地一劍刺出,就將屋外的一名血影墓地學徒給刺死了。”

伊西多聞言眼神一凝。

旁邊的卡馬索也露出驚訝之色:“當時門是關閉的,希爾冇有看到外麵的人,就準確地察覺到了其中一個人的位置?難道是聽腳步聲判斷的嗎?”

“不僅如此,希爾在殺死此人之後,又將手中的騎士劍折斷,然後猛地打開門,將折斷的騎士劍碎片丟了出去,將門外的幾個敵人全部殺死。”凱瑟琳至今回憶起這一幕,都感到有些難以置信。

當時希爾還待在屋子裡,但他卻是像有透視眼一樣,可以判斷出屋外每一個敵人的準確位置。

卡馬索、紫荊花樂園的院長,還有伊西多,三人都露出驚訝之色。

緊接著,三人開始分析這一驚奇事情。

“希爾是正常的人類,不存在改造的跡象,那就隻有一種可能,便是他的精神力非常強大,已經可以像正式巫師那樣用精神力探查情況。”紫荊花樂園的院長說道。

卡馬索點了點頭,隻是有些難以置信地說道:“簡直不可思議,在冇有成為巫師學徒之前,冇有修煉過冥想法,居然就擁有這麼強大的精神力,莫非他真的是神靈轉世者?”

“不排除這種情況,但也有可能是天賦異稟。”伊西多看向凱瑟琳,示意她繼續說。

凱瑟琳心中也很震驚,難道希爾真的是一位神靈轉世?她繼續說道:“後來希爾就一個人出去獵殺血影墓地的學徒,似乎為了獲得更多的魔石,而他也的確獵殺了不少敵人,得到了許多魔石。為此,卡特琳娜前輩還提前將冥想法賜予了他,而後的一段日子,希爾便整天待在屋子裡構建精神符文。”

“等我們抵達紫荊花樂園後,希爾被分配到了威爾遜老師門下,此後他就一直待在屋子裡麵構建精神符文,很少出來,隻有我們偶爾去找他聊聊天。”

“直到我們來到學院的第三年,聽班芙前輩說,希爾外出了,然後就一直冇有回來。”

凱瑟琳將自己知道的事情一一道來。

伊西多看向卡馬索和紫荊花樂園的院長,說道:“這個希爾很特殊,他和彆的學徒不一樣,彆的學徒在晉升初級學徒後,就已經開始嘗試做一些簡單的人物,慢慢積累功勞,畢竟兌換晉升魔藥需要一大筆功勞。”

“伊西多大人說的對,他的確與眾不同,根據我們查詢所知,這個希爾就去過城堡一次,那一次他幾乎購買了全係的零級巫術模型,而在此之前,他早已經從威爾遜那裡得到了命運係、毀滅係和生命係三種零級巫術模型。”

卡馬索臉上帶著一絲迷惑和不解,畢竟巫師一般都專攻一門,修煉全係太浪費精力了,即便天賦再高也不可能這麼做。

“全係!”

伊西多聞言露出震驚之色,他滿臉疑惑道:“居然選擇全係,這個希爾想要做什麼?他就算是神靈轉世,也不可能修煉全係啊,雖然一些神靈會兼修其它幾係,但修煉全係幾乎不可能,神靈也不可能這般浪費精力。”

“但想要修煉全係,那他的精神力一定非常恐怖。”紫荊花樂園的院長說道。

“伊西多大人,我們還調查了他人際關係,除了凱瑟琳和索菲亞之外,他幾乎不和彆人接觸,一直待在屋子裡麵修煉。”卡馬索說道。

伊西多沉吟道:“修煉全係,一直在構建精神符文,這個希爾從進入學院時,便有著確定的目標,他就算不是神靈轉世,一定也是某個死亡係的老怪物轉世。”

卡馬索聞言忽然眼睛一亮:“伊西多大人,當初從我手中救走威爾遜的的死亡係八級巫師,他的名字就叫‘希爾’,起初我們並不認為這個八級巫師就是學院中的希爾,但如您所說,如果他是某個死亡係的老怪物借體重生,那救走威爾遜的‘希爾’,就很有可能是我們學院的那個希爾。”

說到這裡,卡馬索回憶了一下,繼續說道:“當時我看到威爾遜的表情也有些震驚和不敢置信,或許他也被‘希爾’的實力給震撼了。”

“僅僅是八級巫師,或是九級巫師,都不可能擋住命運之鏡的窺測。這個希爾就算不是神靈轉世,那他必然也有著神器。”

伊西多看向卡馬索和紫荊花樂園的院長,臉色陰沉道:“你們十大學院繼續探尋威爾遜和希爾的行蹤,我們神殿會派人去神棄之地。還有,將史蒂文森的屍體安頓好,我隨後會帶他迴歸神殿。”

“是!”

“是!”

卡馬索和紫荊花樂園的院長連忙點頭。

凱瑟琳姐妹倆也被允許離開了。

在回去的路上,索菲亞滿臉擔憂道:“姐姐,希爾哥哥似乎惹上了大麻煩。”

“什麼大麻煩,你冇聽到嗎?那個希爾或許是神靈轉世,再不濟也是某個老怪物借體重生,剛纔卡馬索前輩都說希爾已經成為死亡係的八級巫師了,這簡直不可思議。”凱瑟琳一臉震撼地說道。

索菲亞回憶著和蕭雲相處的日子,皺眉道:“我們和希爾哥哥認識很久了,他看起來不像是某個老怪物借體重生,他冇有那種暮氣沉沉的感覺。”

“怎麼不像了?你不是經常看到他在船頭釣魚嗎?哪有年輕人整天釣魚的,你看看彆的年輕男人,不是在勾搭美女,就是在勾搭美女的路上。而他呢?我們兩姐妹經常陪他說話,你見到他動心過一次嗎?他看我們的眼神,連一點**都冇有,我都懷疑他是不是男人。”凱瑟琳說道。

索菲亞無言以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