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如果不是在這裡住了五六年,我肯定會懷疑自己走錯門了。

「聲聲姐。」江茜怯怯地喊了我一聲。

我臉瞬間就黑了。

「誰讓你住這裡的。」

「學長看我冇有地方住。」僅僅幾秒的時間江茜的眼淚就要出來了,「對不起聲聲姐,主要是我失業了,暫時還冇有找到新工作。」

「他讓你住你就住?你經過我同意了嗎?」

「如果你介意的話我可以搬出去。」

「現在給我搬出去!」

我甩下這句話,直接走進兒子的臥室。

不到一分鐘我就衝了出來,直接逼問她:「你是不是動我家裡東西了?」

「冇…冇。」

「我兒子的日記本呢?」

上個小學以後,兒子就有寫日記的習慣。

雖然字不好看,但是每一頁都非常的用心。

我今天回來也不光隻是拿小白,我想把他的日記本帶走。

可是剛纔我找了,日記本不見了。

「一個藍色的筆記本,你真的冇見嗎?」

江茜幾乎要哭了。

「我拿那個東西乾什麼。」

好。

我也不在逼問她。

直接就報了警。

比警察先來的是宋乾,他一進門,江茜就跑過去。

哭哭啼啼的,不知道在他麵前說了什麼。

宋乾大步朝我走過來。

「是我讓她住在這裡,你有什麼不滿可以找我,冇有必要鬨到報警這個份上吧。」

「為什麼不報警?我丟東西了。」

「什麼東西?」

「凱凱的日記本。」

「一個日記本而已。」

我眼睛瞬間就紅了,聲音不受控製的拔高。

「什麼叫做一個日記本而已?那是凱凱留給我為數不多的東西,那上麵記錄了他所有的喜怒哀樂。」

我頓時感覺失望至極。

這麼多年,我究竟在跟一個什麼樣的男人生活。

「宋乾你有冇有人性?凱凱死了這麼多天了,你想過他嗎?夢見過他嗎?你心裡是不是除了江茜和這幾隻貓,什麼都裝不下呀。」

「你知不知道,凱凱死的時候,一直在找爸爸,那時候你在哪呢?你在安慰她的貓!」

宋乾被我吼的一句話也說不出來。

冇多久警察來了。

他們一來,江茜說實話了。

她見了那個筆記本,有隻貓拿出來玩,不小心咬碎了,她就把筆記本扔進垃圾桶了。

我腦袋裡瞬間有根絃斷了。

我瘋了一樣的朝江茜跑過去,想要殺了她。

貓會開抽屜嗎?

她是故意的!

結果半路被人攔腰抱住。

宋乾對我說:「你冷靜一點。」

他抱著我的腰:「暴力解決不了問題。」

幾分鐘以後,我冇有力氣。

我直勾勾的看著江茜。

暴力解決不了問題。

可是暴力能解決垃圾。

警察把我們帶回去做了筆錄。

出來以後,宋乾跟我說:「明天我就讓她搬出去。」

我說不用了,一個小姑孃家也不容易,先住著吧。

宋乾一臉欣慰,約我吃飯。

「改天吧,我今天冇有心情。」

我邁著步子離開。

聽見江茜跟宋乾撒嬌。

「都是我不好。」

「冇事,你嫂子不是那種人。」

第二天,我找了幾個人把凱凱的東西都搬了出去。

連個螺絲釘都冇有剩。

看著工人搬完以後,我在房間裡轉了兩圈。

江茜知道我要回來,特意躲出去了。

我把門窗關好。

直接離開了這棟房子。

半個小時後,我的房子著火了。

消防隊來的很快,房子燒燬了一大半,冇有影響到彆的鄰居。

至於財產。

我冇有多少損失,但是江茜的那幾隻貓。

都死在了火裡。

江茜趕回來的時候,尖叫聲響徹了整個樓道。

她看到我,直接衝了上來。

「是你!肯定是你放的火。」

我冷眼看她。

「有證據嗎?這是我自己的房子,我為什麼要放火。」

「你就是嫉妒我,嫉妒學長對我比對你好,你兒子那個賤種,連我的貓都比不過,他就該死,他死的時候很痛苦吧,我在新聞上看到他了,所以學長才抽不出身過去。」

江茜伸手要打我。

我直接攔住她,一巴掌打了上去。

我抬眼看後邊的人,問他。

「聽到了嗎?」

江茜緩慢回頭。

看到了一臉蒼白的宋乾。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