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帶著小白去看兒子了。

除了小白,我還給他燒了很多新玩具。

我對他說:「如果不開心,就去投胎,不要等媽媽。」

話音剛落,一束鮮花放在了兒子的墓前。

我轉過頭,宋乾紅著鼻子出現在旁邊。

他瘦了很多,鬍子拉碴。

「凱凱爸爸錯了,當時爸爸確實冇有聽到,如果爸爸聽到了,不會不管你,你一次都冇來過爸爸夢裡,是不是還不想見爸爸。」

我反問他:「你會想見殺死你的人嗎?」

「聲聲,我……」

「宋乾,就連孩子們來看凱凱都知道帶玩具,你帶花有什麼用,他又不喜歡這些。」

「我以為來探視都買花。」

宋乾一臉無辜。

他總是這樣,從來不拿凱凱當小孩看。

我跟他無話可說,可是凱凱不喜歡看我們倆吵架。

隻好轉身離開。

宋乾追了上來。

「聲聲,我以後不會跟江茜來往了。」

我「哦」了一聲。

「我的意思是說,對不起,是我識人不清,做了很多傷害你的事。」

「嗯。」

「所以我們離婚吧,錢和房子都給你。」

我停下腳步。

跟他對視很久。

感慨了一句:「算你還有點人性。」

我繼續往前走,遠方的風吹來,涼颼颼的。

突然草叢裡冒出來一個身影。

我還冇有反應過來,就被一個人護在了身下。

「聲聲小心。」

宋乾護著我的頭。

一股溫熱的液體順著指尖流入我的胳膊。

抬頭看,一把刀插在他後背上。

不遠處的江茜也懵了,傻愣愣地站在那裡。

我腦海裡頓時湧現一句話。

狗咬狗一嘴毛。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