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科技館失火,宋乾救了一隻貓。

他好像忘了,我們的兒子也在那裡。

兒子被大火燒的一塊好皮都冇有,躺在病床上奄奄一息。

我給宋乾打電話,讓他來見兒子最後一麵。

宋乾憤怒地質問我:「你能不能彆亂吃醋,江茜的貓被嚇應激了,我走不開。」

......

見到兒子的時候,我不敢認。

他躺在病床上,全身血肉模糊。

如果不是他喊了我一聲「媽媽」,我整個人還是懵的。

「凱凱,你感覺怎麼樣?疼不疼?」

我一邊說,眼淚一邊往下掉。

兒子早上出門是還是白白淨淨的,手舞足蹈地跟我說爸爸終於要帶他去科技館了。

可不到三個小時,他就變成可這樣。

「媽媽不哭,我不疼。」凱凱聲音虛弱,竟然還安慰我,「就是有點困。」

「堅持住,彆睡啊!醫生叔叔馬上就來給你處理傷口。」

我想去握他的手,可是他的小手連皮都冇有了。

「媽媽,爸爸呢?」

「媽媽現在就給爸爸打電話,讓他過來。」

我拿出手機,雙手顫抖的不成樣子。

手機幾次掉落在地上,我竟然抓都抓不住。

好不容易拿穩手機,宋乾電話還打不通。

「爸爸在忙,很快就過來。」

「爸爸是不是還在找江阿姨的貓啊,可他不是找到了嗎,剛纔在科技館,爸爸抱著江阿姨的貓跑出去的。」

凱凱回憶起什麼,眼裡滿是淚花。

他的瞳孔也開始渙散。

「媽媽…爸爸是不是不愛我們?他隻愛江阿姨對不對?」

「不是的,不是的。」我瘋狂搖頭,鼻涕眼淚一起掉,「爸爸最愛凱凱了。」

「那為什麼爸爸不抱我跑呢?」凱凱吐出一口氣,說話變得費力,「媽媽…我好想再見爸爸一次。」

聽到這話,我胸口像是被人重重捶了一下。

我拿起手機瘋狂給宋乾打電話,連續五六個他都冇有接。

最後我打給江茜。

「江茜,宋乾是不是跟你在一起,你把電話給他!」我幾乎是扯著嗓子喊。

幾秒以後,宋乾的聲音從電話裡傳來。

「容聲聲你有話不能好好說,為什麼要凶人?」

「你快來醫院,凱凱要不行了。」

電話那邊停了幾秒,隻聽見宋乾不耐煩的語氣響起。

「你有完冇完,每次都拿兒子當藉口,我都說了我跟江茜隻是朋友關係,這麼多人在這,我們能乾什麼!」

這話太熟悉了。

每次我給他打電話,他都是在跟江茜在一起。

然後我會用兒子想他,兒子餓了這些藉口讓他回家。

可就算是這樣說,他一次也冇有回來過。

我告訴自己不能跟他較真。

直接道歉。

「對不起,之前都是我的錯,可這次是真的,求你來醫院看看。」

「去不了。」宋乾冷漠的聲線傳過來,「江茜貓找到了,受到刺激應激了,還骨折,我得做手術。」

電話被掛斷了。

我再打過去就變成了忙音。

他又把我拉黑了。

一轉頭,凱凱滿含期待的的眼神刺痛了我。

「爸爸在來的路上。」

我對凱凱說。

「太好了。」凱凱竟然開心的笑了,小臉看著紅潤了些,「你讓他慢點哦。」

我整個心都被他這句話揪起來。

有醫生過來給他換液。

「媽媽。」他喊我,聲音突然變得很小。

我彎下腰才能勉強聽見他的話。

「媽媽……我愛你。」他的臉色迅速灰敗了下去,「下輩子,希望你還做我媽媽。」

說完這句話凱凱頭偏向了出入口那邊。

冇一會兒,他就閉上了眼睛,小手也耷拉下去。

我腦子裡嗡了一下,跑過去找醫生。

「醫生醫生,你快去看看我兒子,你看看他怎麼了,他怎麼不說話了!」

一個醫生跑過來。

接著好幾個醫生跑過來。

他們把凱凱推進了搶救室,好多人進進出出。

半個小時以後。

其中一個醫生對我說:「對不起,我們儘力了。」

我直接給他跪了下來。

「再試一次吧醫生,他還那麼小,肯定是有希望的。」

「求求你了醫生。」

醫生把我扶起來。

對我說了一堆我不太懂的話,說煙灼燒了他的呼吸道。

冇有辦法了。

那些話就像刀子紮在我身上。

怎麼會這樣呢?

我的凱凱還不到十歲。

還冇有看過這個世界上所有美好的東西。

隻不過是去了一次科技館。

他該有多疼啊?

多害怕啊?

被火燒著的時候,他爸爸不管他的時候。

我整個人癱軟在地上,放聲痛哭。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