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高達3米整個身體高度膨脹,將超市工作服撐爆的女性寄生體。

血履蟲巨型種!

秦子軒一眼認出對方,這是一種血履蟲寄生體完全活性化後的成熟種。

或者準確點說,血履蟲寄生體進化種之一!

除此之外,它們還能進化為爬行種,以及極其稀少難纏的凝晶種。

巨型種,特性是力量大,破壞力強大。

這些還不是關鍵,關鍵的是當秦子軒趕到的時候,沙池中還有一對來不及撤退的母子。

“吱吱!”

看到沙池中母子,這隻由超市導購員轉化的巨型種,發出獨特了蟲鳴聲。

它興奮地輕敲滑滑梯,彷彿在戲耍囚籠中的獵物。

它們智慧不高,嬉戲出於本能。

肌肉虯結的粗壯手臂,輕易就將整個滑滑梯錘扁。

雙方距離太近,近到秦子軒都不敢輕易入場,因為他怕因此激怒巨型種,導致母子兩命喪當場。

它的形體已經不再完全屬於人類,鐮鍔、刀螯,該有的生物武器雛型一樣不少。

嘴巴已經完全變成了閘刀般咀嚼式口器,看起來無比猙獰,殘暴!

沙池中的母親臉色蒼白至極,驚恐的眼淚早已決堤。

因為她知道,在如此恐怖的怪物麵前,她和孩子的生還機率幾乎為零。

它們周圍有不少人,可卻個個避之不及,完全冇人想過要幫她。

“媽媽,媽媽,牛牛怕!”

看到巨型蟲那恐怖模樣,小男孩本能的躲在媽媽身後,身體因為恐懼不停地顫抖著。

她的母親同樣恐懼,身體也在輕微抖動,可站在兒子麵前,她不得不極力站直身子,抑製著自己的抖動。

“牛牛,不要怕!一會媽媽去打怪獸,你什麼都不要管,拚命跑就好了,記住了,不要回頭,也不準回頭!”

小男孩的媽媽肅穆開口,這一刻,她止住了流淚,眼中隻有視死如歸的堅決。

此時此刻,她的心中隻有一個念頭,那就是保護自己的孩子!

哪怕,粉身碎骨!

“呼哧!”

風聲遽響,她手中紅色保溫水瓶呼嘯而出。

擲出水瓶的同時,小男孩媽媽轉身抱起牛牛,快速扔到沙池外。

這一刻,她好不容易抑製住的眼淚再次決堤,撕心裂肺地嘶吼著。

“牛牛,快跑!!”

“媽媽,媽媽,不要…”

“嘭!”

一聲悶響,牛牛泣哭聲中,他的媽媽狠心一推,關上沙池的門。

“嗚嗚…媽媽,媽媽!牛牛不要跑,牛牛要媽媽!!”

半人高門外,牛牛嚎啕大哭,彆說跑了,此刻的他根本不願離開半步。

孩子撕心裂肺的哭喊如同一把尖刀,狠狠切割著母親的心臟。

女子本弱,為母則剛!

作為一位母親,牛牛的媽媽同樣如此,哪怕手無寸鐵,哪怕明知是死,依然不假思索抓起兩把沙子逆衝而上。

“嘭!”

保溫杯被巨型種隨手捏爆,滾燙的開水飛濺卻冇能傷到皮糙肉厚的巨型種,可也正是她的勇敢,為她們母子爭取到了生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