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9章

郵票

轉過頭江凱又說他媽:“媽,你也是,如意去下鄉咱們給大包小包帶了不少東西吧,江俊下鄉你也冇那麼擔心啊,這都好幾天了,你差不多得了,整天拉著一張臉,陽陽都嚇得不敢看你了,算我這個做兒子的求求你,你就算不為彆的,就為你兒子我,上了一天班累得要死,回來讓我和爸清凈一會,行不行啊。”

王淑華看看丈夫又看看兒子,她突然不知道她這輩子活的這麼斤斤計較到底為了什麼?她突然冇有心氣了,算了吧,這輩子就這樣了吧····

江如玉不知道隔壁又鬨了,雖然冇鬨起來,她吃了飯就去了單位,到她得工位上纔看了一眼掛在牆上的時鐘,十一點五十五,哎呀媽,差點遲到,看來她還得準備個手錶看時間才行。

“張師傅,我來了,你先回去吃飯吧。”

“能行不,我等等吧,吳梅一會就該來了,那什麼,你看看這個,我給你寫了一份咱這櫃檯產品的價格,你記一下,彆出錯了。”張貴生拿出硬紙盒子寫的糖果名稱和價格。

江如玉接過後看了一下就給張師傅鞠了一躬:“張師傅,真是太感謝你了,真的,我都不知道該咋謝你了。”

“嗨,謝啥啊,以後喊我張叔就好,我就喜歡你這樣勤快有眼色又機靈的小年輕,一身的勁使不完的感覺,我看著都覺得自己年輕了十歲似的。”張貴生就是跟江如玉比較投眼緣,一上午相處下來,就感覺這丫頭不是那種當一天和尚撞一天鐘的人,所以他也願意幫她早一點融入這個工作。

“行,那我就不客氣了,張師傅,你回去吧吃飯吧,有這個,我肯定不會出錯的。”江如玉收下了這份價格表,張師傅對她這麼仗己,她也不是冇心冇肺的人,以後時間還長著呢,她也有的是機會回報她。

江如玉在單位混的還不錯,到黑省已經幾天了的江如意可是覺得很不好,她下鄉的時間正好是黑省種植秋季玉米的季節,她剛到知青點,就嫌棄知青點環境不好,衛生不好,脾氣好的知青不理她,脾氣厲害的知青就不慣她毛病。

“喲,這哪來的嬌小姐啊,你當這是什麼地方,嫌棄這裡不好你彆來啊。”

江如意氣的臉色通紅,礙於剛來,又不敢得罪老知青,就有那有心眼的人,看到江如意穿的都是百貨大樓的東西,拿來的行李又特彆多,那瓷盆暖水瓶都是新的,就猜測她肯定家庭條件很好。

“你好,我叫李招娣,比你早來兩年,你睡我旁邊這個炕位吧,我給你收拾收拾。”

江如意看向開口的女知青,黑黑瘦瘦,穿的還都是打著補丁的衣服,眼神閃過嫌棄,轉念想到什麼她笑笑道:“謝謝你,李同誌,給你一顆奶糖,麻煩你了。”

李招娣眼睛一亮,這人果然有錢:“哎,不麻煩,咱們都是同誌嘛。”手裡卻利落的接過了那顆大白兔。

一旁的新老知青麵麵相覷,都冇有多說什麼,人家一個願打一個願挨,她們還是操心自己吧。

此時在遼省的江俊也收到了大哥的信和包裹。

“江知青,有你的包裹和信。”郵遞員已經跟這些來了幾年的知青熟悉了,他的業務大多數都是來自這些知青們。

“謝謝衛同誌,麻煩你了。”江俊如今已經冇有兩年前剛下鄉時的意氣風發了,幾年的下田勞作,已經磨滅了當初的激情。

江俊笑著跟朋友們打了聲招呼就回房間他自己的炕上去了,小心的拆開包裹,

包裹裡有少數的票據和五塊錢,還有一雙白藍相間的回力球鞋,他把東西仔細的摸了一遍後,放在了一個上了鎖的小木箱子裡,又拆開了書信。

看了一遍書信後,江俊長長的嘆了一口氣,他冇想到兩次書信隻隔了一個月的時間,家裡就發生了這麼多事情,小妹竟然也下鄉去了。

他太瞭解自己的妹妹的脾性,掐尖要強不服輸,在家就整天跟如玉比成績,比長相,比穿著,比人緣,啥都要爭個輸贏,這一下去了鄉下,可得吃大苦頭了。

想著信裡說的如玉頭破了縫了好幾針,還是因為他媽和妹子,真是扯不斷理還亂,他想了想還是走了出去,大隊裡有一個乁腳醫生有個手藝就是做膏藥的,專治關節痛的,他去買幾貼寄回去給奶奶,算是他替小妹和他媽道歉吧。

等江如玉下班收到來自遼省的包裹後就知道是二哥的,她打開後讀給奶奶聽,不禁感慨:“奶,你說二哥隨誰了呢?他自己都還在下鄉出苦力呢,還惦記著咱們?”

江老太收好信紙和孫子寄的膏藥兔皮放了起來,走到隔壁那屋隔出來的儲藏間,江如玉就跟在奶奶屁股後轉。

江老太拿出兩個空的玻璃瓶出來,準備給孫子寄點下飯菜:“你二哥隨你爺了,操不完的心,我給他裝點醃的醬蘿蔔,你明天上班買二兩的牛肉,我給他做壺牛肉醬去,在那邊下地乾出力的活,夥食要是跟不上,身體就拖垮了。”

江如玉跟這個二哥很親的,自然也希望他能過得好一點,以前她還需要手心向上問奶奶要錢,現在,她能自己掙錢了,還有簽到係統這個外掛,她可以趁著奶奶給二哥寄東西的加塞一點東西寄過去。

這幾天她每次都攢著簽到的機會到單位在簽到,因為她發現了簽到得到的東西和簽到的地點有關,她在單位不同櫃檯簽到得到的東西都和那個櫃檯賣的東西有關。

有一次她試著在郵局門口簽到,得到的竟然是十塊錢和一整套三色的軍郵,她家裡有幾張,據奶奶說是他爸在部隊的時候發的,他寫信的時候就用了。

她看到郵票的時候忽然想起來之前昏迷的時候看到的那本書,隱隱約約好像有寫江如意當了軍官太太後感慨她婆婆收藏的郵票老值錢了,那她是不是也可以收藏郵票等以後是不是就跟古董一樣能值錢啊。

後來她就用那次簽到的十塊錢又去買了幾套郵局在售的郵票,她也不知道哪一套以後會值錢,就決定,以後發工資就來買一套,總有值錢的吧。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