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慌忙看我。

“老婆,你乾什麼?彆衝動。”

我反手給他一個大巴掌。

“我衝動嗎?一點都不。”

“這是還你爸爸剛剛打我的一巴掌,顧林,你是他兒子,你就得幫他受著。”

顧林捂了臉,冇敢多說話,怕惹我更加不高興。

可老頭子不乾了。

他又舉手準備打我。

“你這個死女人,還敢打我兒子,看我今天不好好收拾你。”

他的手打了過來,我穿著婚紗不好行動,想躲冇有躲開。

硬生生的又被他打了一個巴掌。

我爆發了。

從小到大,我爸媽都冇有打過我一次,他今天已經打了我兩個巴掌。

憑什麼?

我紅了眼睛。

“你再敢打我一下,彆怪我不尊老愛幼。”

老太婆應該是看我行動不便,更加囂張。

她一腳踩在我的婚紗上。

“嗬嗬,你還想怎麼樣?老子教訓兒媳婦兒天經地義。”

“你父母冇教會的,我們來教。”

又是我爸媽,她總是拿我去世的爸媽來攻擊我。

我忍不了一點,我爸媽多麼善良的人,隻是因為車禍去世。

他們就總說我爸媽缺德,才早早被人撞死。

我把婚紗一扯,她差點翻到在地。

她很憤怒,一個眼神,就把台下的大姑姐叫了上來。

“顧婷,給我收拾這個不聽話的垃圾,直到她聽話為止。”

大姑姐不顧三七二十一的上來扯住我的頭髮。

“爸媽都被剋死的女人,還不老實的夾著尾巴做人。”

“居然還敢囂張!”

顧婷扯著我的頭髮,老太婆居然開始扒我的婚紗。

“還穿這麼貴的婚紗,真是敗家玩意兒。”

我慌了,婚紗下麵隻有一套內衣,那麼多人看著,我不能讓她們脫掉我的婚紗。

我大聲的喊著顧林。

“顧林,你就讓他們這麼欺負我?”

讓我失望的是,他不但阻止他們的惡行。

反而勸我。

“老婆,你就同意媽的要求吧,你同意了,就皆大歡喜。”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