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家時,顧迦洛待他很好。

但,不知從何時起,原本單純良善的小女孩,突然就像變了個人,人前還是乖巧開朗的,在他麵前卻是另一個模樣,像是罩著層麵紗,令人看不透。

長大後,她強勢霸道地闖入他的生活。

在外人眼裡,她愛他如命。

然而他很清楚,她實則恨他入骨。

他不知道她為什麼那麼厭惡他,卻也自知不該再去招惹她、深究因果。

畢竟,每個人都有自己的喜惡和秘密。

可如今,他們不止會糾纏不清,還將結婚。

她會成為他的妻子,卻不會愛他。

他同樣不知道如何去愛她。

所以,他不該再碰她的……他不斷提醒自己:這是最後一次,不能一錯再錯。

等到情緒穩定下來,他才走出浴室。

……下午六點多。

顧迦洛醒了,卻不見沈律的身影。

她稍微一動,就覺得痠痛不已,不禁“嘶”了一聲。

而後,她就這麼躺在床上,提溜著一雙大眼睛,環顧四周。

房間被人清理過,早上那會兒,她和沈律的衣服都隨手丟在了床邊,現在也都不見了。

到處都乾乾淨淨的,還有股淡淡的香氣。

甚至,連床單都換過。

這些事,無疑都是沈律做的。

畢竟他向來不喜歡亂糟糟的環境。

顧迦洛坐起身後,發現床頭櫃上擺著食物和水。

她正覺得口乾舌燥,便要拿水杯。

目光隨意的一瞟,竟看到,餐盤上還放著一粒藥。

當下,顧迦洛眉頭顰蹙。

疑惑了幾秒,立馬反應過來。

這是避孕藥吧!沈律怕她懷上孩子,雙管齊下啊。

這一刻,她想到顧瀟瀟當年所說的。

——“洛洛,沈律好溫柔啊,他說不會讓另一半吃避孕藥物,那樣太傷身了……”忽然-